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惠邦娱乐平台 > 正文
书摘|复仇的日耳曼民兵:波兰大屠杀最凶残刽子手
2017-08-17 13:34 惠邦娱乐平台
对此格哈特?M已经直白记录下很多例子

本文节选自:《德国人的战争:1939-1945年纳粹统治下的全民意志》,作者:[英]尼古拉斯·斯塔加特,译者:宋世峰,读行者文化品牌策划,出版社:民主与建设出版社

入侵波兰的行动开始一个星期之后,很有声望的柏林日报《德意志汇报》(Deutsche Allgemeine Zeitung)发表一篇关于国际法的长文,确认“德国有权采取严厉但却有效的手段,不过要局限于公认的国际法界限内”为了保卫一个小村庄,波兰士兵有时开了几枪,这对神经质的德军来说已有充足理由,经常对平民展开猛烈报复高层也发布命令,对德军这种自发行为表示认可9月10日,费多尔?冯?博克(Fedor von Bock)将军向北方集团军群发布命令:“如果前线后方村庄有枪击,如果不能确认枪击来自哪所房屋,那么就把整个村庄烧成平地”其他指挥官也开始这样下令这样的行为,不止是格哈特?M和他和战友干过德军在波兰的四个星期战斗加四个星期军管过程中,处决了1.6万到2.7万波兰人,531个村镇被烧掉到1939年10月26日军方向平民管理者移交权力时,他们担心该怎样才能维持军纪,承认他们的手下被非正规军搞得有点“神经病”了这种担心并非空穴来风德军把波兰人使用“波佬”(Polacks)的蔑称,老是担心背后会遭到枪击,打心眼里就认为敌人野蛮而胆小

在帕比亚尼采,欧森菲德发现当地的日尔曼人“对波兰人极为痛恨”在9月中下旬,他越来越对读到和听说的东西感到震惊据欧森菲德了解,一切本来都很正常,但从1939年初开始,事情有了变化,出现反德骚动“我已经和那么多人交谈过,而你听到的一直是老一套”欧森菲德9月30日在写给大儿子赫尔穆特的信中说他似乎想衡量对比一下人性,又补充说:“自从我亲眼目睹我们的士兵犯下的暴行后,我相信关于波兰人野蛮行为的说法都是不负责任的煽动”不管德国人多么强有力,他认为波兰人会笑到最后